首页 >教育

谁给带路人指路探访邕城职业带路人

2019-05-14 22:14:58 | 来源: 教育

谁给带路人“指路”——探访邕城职业带路亾

新桂-南国早报见习 唐海波在南宁,不时可见手持“带路”纸牌的专职带路人,有偿带路成为这些人的经营方式。这些带路人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会选择带路为职业?自发形成的带路行业该如何管理?走近南宁“活地图”南宁市竹溪路与民族大道交叉路段是带路人为集中的路段,9月26日中午,来到该路段采访。在道路的荫凉处,已经站了10余个手持“带路”字样的纸牌的人。路经此地的一辆满载货物的外地牌照货车因为交通拥挤,司机不得不减速行驶。四五个带路人见状,马上上前纠缠。货车司机见此阵势,连忙摆手,示意不需要帮助,众多带路人只好失望地回到荫凉处。“带路这行看似简单,其实里面学问大着咧。”一位带路人谈及外人对他们的不理解,如连珠炮般向诉苦:南宁的大街小巷都得熟记在心;货车进城,那条路能走,那条路不能走心里都得有数。为了讨司机欢心,很多带路人还顺便推介起南宁的美食、生活习俗。说话间,又一辆货车开过来,司机问带路人:“谁认识到苏圩果蔬市场的路?”一个带路人上前,“我带你去。收费30元。”双方一拍即合,成交一笔生意。一些外地司机告诉,他们来到南宁人生地不熟,担心走错路线被罚,都会找带路人带路。了解到,带路人基本由城郊结合部的农民充当,他们经常在进出城的交通路口蹲点守候,目标主要是外地货车。带一趟车收费10元至30元不等,每月起码有几百元收入。良莠不齐暗藏隐患说起职业带路,老周堪称元老。虽然老周今年才42岁,但从事职业带路已有5年经历。老周告诉,1998年以前他开摩的,当中发现问路的外地司机一批接一批,发现此商机,他干脆做起了带路人。“现在生意不好做,原来一个月可以赚1000元,现在赚个600元就不错了。”老周悻悻地告诉。老周告诉,大多带路人都能安守本分,但也有一些带路人昧着良心坑蒙拐骗。有个别人甚至打着带路的幌子,干起偷窃外地司机的勾当。一位外地司机就向本报反映,他在民族大道找了一名带路人,过后发现车上的被盗了。此外,也有一些带路人不懂路,却佯装“带路”赚钱。9月15日,河北司机张先生驾驶一辆大货车刚驶入城区,一带路人就上前要带路。张先生告诉带路人,自己要去虎邱家装市场,带路人告诉张先生,去虎邱家装市场的路程很远,大概需要1个小时。带路人开口就要张先生交100元,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敲定50元。那知不到半小时,带路人就告诉张先生,虎邱家装市场到了。张先生把车开进市场,管理人员却告诉他,这不是虎邱市场,而是南宁市家装市场,离虎邱家装市场还有一大截距离。能否借鉴外省经验职业带路在方便外地人的同时,也暗藏隐患。因为职业带路人均以自发、分散工作方式为主,要给这个新行当进行规范管理却不容易。老周告诉,不少外地司机从安全着想,在带路前要他出示相关证件,他也想办一个证件,以方便招揽生意。但咨询了交警、城管等多个部门,得到答复是:没有相关规定,拒绝办证。“有正规部门管理,做起生意来就名正言顺多了。”老周说。了解到,在区外其他一些城市,已经将带路人纳入了社区服务工一类,公安、交警、城管三部门联合对职业带路人进行管理,带路人一律身穿黄马甲,马甲上写明编号与投诉,可以随时接受监督。而在南宁,因为时机不成熟,在相关部门尚不能出台一个相应的管理规则之前,只有靠带路人自己多加强自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