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课文配图违常识寻源问责谁之过

2019-06-09 05:44:37 | 来源: 故事

月经过多如何补血
月经过多中医辨证
月经过多中医治疗

教材屡出错,常常很低级。之前被曝光的“沐浴”的“沐”错写为“沭”、“权威”应为“劝慰”等等错误,比较显见;还有一些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实际却违背历史常识的错误。近这次被指出来的课文配图错误就是这样的情况。

六年级下册《语文》中的《七步诗》背景图中,魏文帝曹丕是垂足坐在有靠背的椅子上。“垂足坐源于古代埃及、印度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土。唐代时,垂足坐已是较正式的宴饮场合合乎礼仪的坐姿了。宋代时,坐姿日益统一,跪坐和盘足坐都已消失,垂足坐成为人们标准的坐姿。在反映唐代以前史实的插图中,人们的坐姿均应绘为跪坐,画垂足坐者皆误。”而椅始源于魏晋和隋朝,直至唐明宗时期开始才形成有靠背的椅子。

四年级下册《语文》中的《手不释卷》插图中,一张图就有多处不合之处:三国时期吴国大将吕蒙据桌读书,其坐势也是垂足坐,错误同前;而且画中出现了桌子,也是玩了穿越。在唐代以前跪坐盛行的时代,人们在居室之中铺设席子,席子之上设有低矮的几案。基于中国桌子的发展史,可知唐代以前中国并无桌子;还有,吕蒙手中拿着一本册页书,看似毫不违和,其实,两汉三国时期的书籍没有册页书的形式,画作简策为,或者为卷轴。

三年级下册《语文》中的《西门豹》插图中,一位年轻女性手捧托盘,盘中放着一串葡萄。西门豹治邺的故事发生在战国初年,而葡萄是300年后西汉武帝时,张骞通西域后才传入内地。战国人吃葡萄也就成了笑柄。

三年级上册《语文》中的《盘古开天地》插图中,左上方画着一个火红的太阳,太阳之中绘有一只两条腿的彩色小鸟。鸟为两足,实属当然,不过,在中国的神话传说和民俗中,象征太阳的不是普通的小鸟,而是一种名为“三足乌”的神鸟。成语画蛇添足指出的是多此一举犯的错,而这里,是以今度古、贸然删减犯的错。

针对上述被指出的这些错误,多数人表示认同,“肯定不能有错,如桌子是什么时代出现的,各个朝代人们衣着、发饰的不同,图片比文字更直观,更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对于教材错误表示零容忍的更多的是一线的教师:“学生对早接触到的东西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如果形成了先入为主的错误印象,以后纠正起来非常困难。基础教材中,不管是文字还是图片,都应该精益求精,确保零错误。”

教材出错并非小事。出错可能源于编撰者水平不够或者不严谨,而教材出版周期短,专家审校环节也相应较短或者缺失,质量难以保证,也是客观存在,有专家指出,急功近利、浮躁之风的侵袭是教材错误百出的重要原因。

认真就能杜绝错误?现实显示:未必!

2012年10月,武汉初一女生质疑人教社历史教科书插图的也引起不小关注和讨论。这个女生发现书上屈原的服装是“左衽”!

衽,指的是衣襟。右衽是:前襟向右,左边一片压住右边那片,领子的样子看起来是字母y的形状。左衽是:前襟向左,右边一片压住左边那片。。

《论语·宪问》载,“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朱熹注:“被发左衽,夷狄之俗也。”在华夏正统观念看来,衣服的左衽和右衽是关乎礼制的大事情,代表着代表华夷之别,通俗讲,右衽为汉服的特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服饰。中原之外的部分少数民族穿左衽。再有,由于古人的生死观念,讲究死者的衣服样式和生者相反,也就是说,死者才左衽。

这次质疑,出版方人教社坦承,确实错了,原因在于制版工人觉得位于该页接缝处的屈原插图,“调个”面朝左更好看;加之后面的江水不具有正反辨识度,致使屈原插图出现“左衽”。

这个解释把错误归结到技术层面,其实是避重就轻。略知出版的人都应该明白,制版工人“胆敢”在经过出版社三审签字交付印刷的清样上擅自“调个”的事情,有多大的可能和可信性!按照常理分析,制版工人“调个”在先,出版社审核没有发现这一问题才更可能是事情的真相。

事情并没有因为出版社的认错而结束。不少友对楚国服装是否有可能是“左衽”发出疑问,《北京晚报》刊文《屈原左衽,未必就错》予以回应,称“右衽汉装是中原地区的风俗。楚国居蛮夷之地,屈原属蛮夷,应为少数民族,风俗自然与中原不同,正当左衽,何错误之有?”“另外,即便屈原不属蛮夷,也不能轻易否定他着服左衽。”

文中说,屈原在《涉江》中说:“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屈原一辈子好“奇服”,也就是“异于世人的服饰”。并举四川三星堆出土青铜立人所穿的法袍恰是左衽的实例佐证“人教版七年级《中国历史》上册屈原图像上的服装正是左衽的先王法服。如果屈原图像上的服装是右衽,那才是错误的”。

针对这一看法,多位专家认为,楚文化是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楚国服装也是右衽。

“汉服,有狭义和广义两层含义。狭义上指汉朝的服装;广义上指汉民族的服装。右衽的习惯,体现在广义的汉民族服装上。从周王朝开始,修订的礼仪规范就包括右衽。”武汉纺织大学服装学院胡晓东副教授解释,“楚国是周王朝的诸侯国。据研究,与汉族服饰大致相同,右衽的习惯都是一致的。差异多出在纹样的不同上。”

从一个课本插图引发这样的讨论,对普及相关社会和文化知识都大有裨益。原来出版社承认的这一错误,还有可以考量商榷的余地。如果相关负责有上述这些知识储备,面对这样的配图,应该有更好的判断和处理。可惜,没有。

弘扬传统沦为口号知识缺失人才断层

我们可以很严肃地指责出版方,编写教材是件很严肃的事,教科书出错是严重事故。这些失误会影响到学生们的知识学习,教材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的载体,更是培育科学精神的平台。所有不符合科学精神的东西,都不应出现在教材里。

对于已经出现的错误,教材出版社不能采取沉默是金的“鸵鸟政策”,应及早澄清或解释,并争取在再版时修改过来。这既体现了对读者和学生负责的态度,也可避免丢失人们对教材的信心。毕竟,在读者心目中,教材是权威的工具书,不能有“硬伤”。

但是,更进一步,我们已经看到,即便是出版方做到在编校环节认真重视、精益求精,我们依然无法杜绝错误的出现。造成这一结果,我们不得不反思,这些年以来,我们一直在鼓呼弘扬传统文化,各地的国学班也如雨后春笋,看上去一派勃勃生机,而真正带给社会,带给在各个行业日益成为中坚、骨干力量的年轻人多大正面、积极的影响?

对于诸如此类的专业性较强的配图错误,也有人表示:“不是研究历史的人根本发现不了,我感觉影响不大。”

这种声音虽然不大,却实实在在地指出了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作为教材出版方的把关者,对于这些非专业人士难以发现的问题,“根本发现不了”,怎么杜绝此类错误的出现呢?

没有足够完善的传统文化知识储备,面对上述这些课文配图,我们就根本看不出来问题,就会视为应当如此。这样流入社会、交到学生手上的教材,就会一直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教材的重要性不必多言,之于学生的意义,并不仅是普通的书籍,教材中的内容会成为一种常识和固有的知识框架而被不假思索接受下来。由此出发,这些常识成为我们认知世界的起点和原点。作为出版方的,对这些常识都无从辨别,影响更年轻一代的会是什么呢?

(文化责编:孟定勇)

26日向莆铁路开通运营 厦门火车票预售期暂调
两岸联合开办文创境外专班
湖南流浪汉四川街头获救 已经失联27年(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