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也不能回避大众庸常的恶图

2018-12-07 02:01:10

也不能回避大众庸常的恶(图)

时下舆论有一些非常“讨巧”的倾向:首先是无原则地同情“弱势群体”,对所谓的弱者滥施同情心,无论“弱势群体”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他们总会首先赢得舆论的同情,被描述为某种体制的牺牲者和某些强者的受害者,恶的行为似乎也就有了某种正当性;然后是忌讳批评大众的恶和国民自身的劣根性,流行批评体制的弊端和公权的暴力,动辄把矛头指向政府和官员,这些姿态很能赢得掌声,而忽视了对大众身上那些庸常的恶、许多人身上都有的那些毛病和生活中见惯不怪的那些日常劣行的批评,法不责众,舆论批判亦不责众。这种倾向在此次反思重庆踩踏事件中表现得非常充分。家乐福搞限时抢购桶装油引发踩踏悲剧,导致3人死亡,31人受伤入院,其中7人重伤。对这起“一桶油引发的血案”,有着强烈表达冲动的时评家当然不会放过,各选角度地进行了反思:大多数人选取了悲叹民生的角度,感慨踩踏悲剧折射出了当下的民生困境,区区十多元的让利就能让民众如此疯狂,说明民众的生活非常艰难,他们并非是单纯地抢廉价商品,而是在兑现支票;有人痛斥人性弱点被无良营销开发,商家只为人气而置消费者安全于不顾;有人批评家乐福缺乏事故应急预案,暴露应急能力的匮乏,还有人反思起了政府的公共教育,公民自小缺乏安全应急教育和日常训练……这些批评都讲得通,不仅放在这起踩踏事件上,放在许多类似事件上都讲得通———可我想问的是,难道错全在政府、超市和商家身上,参与抢购和踩踏的那些人就没有错了吗?他们纯粹是政府经济政策和商家忽悠的受害者吗?显然不是,踩踏悲剧也充分暴露出大众身上许多劣根性:那拥挤的人群和抢购的人潮中,不仅有生活艰难、对价格异常敏感的穷人,更有许多人纯粹只为了贪图些小便宜,为了点小便宜和小利益不惜挤得头破血流不惜拼命争抢。导致场面失控的,不仅有家乐福缺乏应急能力,更有大众非常缺乏规则意识,眼中只有那一桶降价的油而毫无规矩和秩序意识,所以抢购场面也就沦为一个野蛮的丛林,终演变成非理性的疯狂。媒体报道说,此次踩踏事件中的伤亡者大多为中老年人,我不知道拥挤中那些人是怎么忍心把自己的脚往那些老人身上踩踏过去的———有人会辩称是后面有人推着自己向前挤,有人会推卸说那是人群的踩踏而不是那一个人的踩踏,有人会说集体疯狂中大家都失去了理智,但无论如何,这个场景暴露出了人性的丑陋和大众的非理性。可这些大众庸常的恶和公众日常的劣行,都被似乎时评家们故意回避了,那些踩踏的人都成了受害者,那些疯狂的行为都化约为弱者“无奈的恶”,没有人对踩踏事件中那些人疯狂的行为进行反思,没有人触及抢购和践踏这些行为本身的道德评价,或隐讳地以“人性的弱点”一笔带过,或者非常同情地为他们的行为寻找种种借口。问题都归咎到了政府和商家身上。想起了李鸿文先生《社会中那些庸常的恶》文章中提到的:庸常的恶也是恶,如果熟视无睹、漠然视之,那才是另一个更大的社会毒瘤,才是另一种悲哀———批判体制和强者固然重要,但一种理性的批判,也应该不吝把批判和解剖的矛头指向我们自己,指向大多数身上那些庸常的恶,甚至指向那些所谓的“弱者”。苦难不等于正义,弱者不等于道德优势,受害不等于无错,庸常的恶也是恶。想起了鲁迅。鲁迅所以能赢得公众那么大的尊重,可能不仅因为他将“投枪匕首”指向了强权,不仅因为他敢于批判强者,更在于他能严于解剖自己,严于把矛头指向国民性自身和那些“弱者”身上的劣根性,比如阿Q,比如自己包袱下的那个“小”,毫不妥协地进行着国民性批判。可在如今的民粹激情下,这种国民性批判太少了。(作者曹林,系新锐青年评论作者,现为《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评论员)

镀金废料回收
杜梨苗
不锈钢生活水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